当前位置:首页>>橘乡文化  
您好!城固县文化馆欢迎您的到来!这里是大家相互交流学习的港湾,热诚欢迎具有城固特色的稿件,共同交流学习!邮箱:cgwhg@163.com
 


                

       记忆里的小山村

          陈雪梅

   光阴荏苒,如今的我幼稚早已被成熟的冷静所取代,也许是年龄增长的原因,也许是闲适的生活,让我常常不由得想起年少时的一些事、一些人、一些至今仍铭刻在心的场景。

        那是我刚毕业的那年,去了汉中略阳一个山村小学教书。刚刚步入社会的我觉得什么都是新奇新鲜的。那是一个深山中的小学校,小是因为只有三个老师,几件平房教室、而且是复式班教学(一年级到六年级搭配在一起组合成一个班级),这是我生平第一次看到的这种教学模式。而且,由于缺老师,在我去之前从未上过音乐课,至今还记得我教他们唱的第一首歌曲是《中国、中国鲜红的太阳永不落》还有《童年》等校园歌曲。在之前从未想到有一天我还成了临时音乐老师。学生们都是利用中午休息时间全校在一起学唱歌的,而且一个个唱的都很认真。此后,校园里常常在课前会想起嘹亮的歌声,尽管不是标准的音调,但一定是最认真的歌声。

        当我给儿子讲起那个遥远的小山村学校、那段往事,特别是说起哪里的复式教学,儿子表示难以置信,因为在城镇生活的孩子,他们每天面对的是校园的拥挤,每个班都是八九十人,每年级都是十几个班,所以,他怎么会相信会有一二百学生的小学校呢?他怎么会明白这种复式教学的情况啊!他又怎会明白在这样的环境下教学老师付出的艰辛与青春啊。老师们扎根深山不计名利真正是做到了为人师者传道授业解惑。记得当初我教的是一年级和五年级的组合班,老师语、数、史、地等都得教。一般是给一年级上课,五年级布置作业。如果是批评一个学生,全班学生都会观望,这也是教学质量难上去的重要原因,我深深知道这一点,所以就很少在课堂上批评学生,避免分散学生精力。一般会选择在课后给他们讲道理。 记得当时学校没有食堂,老师们都是在各宿舍磊砌的土灶,烧木柴。一天不知谁说五年级老师没柴了第二天天还没亮,我就听到宿舍后面咚咚的声音响起,赶紧起床一看,原来是学生们在来上学的路上捡的一捆一捆的干树枝,在我宿舍后堆了一人高。看到这儿,我不由得热泪盈眶,多么质朴、善良的孩子们啊!他们大多距学校要翻山过岭才得到,这么早把柴拾来,那他们得起多早啊!而且是自发的。看到这儿,我泪湿衣襟。

        在我记忆的场景里,教师宿舍下面是一条小溪,溪边的架子上还长有小蘑菇(食用菌),下一次雨,小菇丁长成大花骨朵,远远闻起来就香喷喷的沁人心脾。老师们常常用来改善单调的伙食,现在想起来仍余味悠长。过了小溪就是羊肠小道、路旁有水车、几户农舍掩映在翠绿中,远远就听到鸡鸣狗吠、看到炊烟袅袅。流水潺潺、风吹水车转,一幅幅美妙的山水田园粉墨画跃然眼前。住在这里的人真令人羡慕,一年四季安享这种怡然自得的田舍生活。

        在人生中,也只有年少时才有那种无忧无虑无功利的同侪情深,在学校周围还有我认识的几个朋友,姐姐由于生计已不读书,在养路段食堂做工,妹妹上五年级是我班上的学生。每当姐姐回家时,做好了饭在教室门外等我下课去她家吃饭,虽每每是一碗玉米面粉做的面条,但那碗热气腾腾的面条使远离家乡的我倍感温馨,它早已融入我的记忆。往事依稀,我至今只记得姐姐小名叫大月娃,妹妹小名叫小月娃(一种呢称),甚至都没有一张合影。由于工作的原因我回到家乡,后由于距离的遥远通讯的不便,我们至今都没彼此消息,但那份情那份单纯的友谊却深深的刻在我的脑海里。也许某一天相见时昔别君未嫁,儿女忽成行。一起回想往事,内心定是柔情万分。

       怎样的一件心底旧事叫我如此怀想,那就是记忆中的小山村学校中的那些人、那些事和那些扎根山区的老师。



 

                                                    城固县文化馆汇编

 



    位:陕西省城固县文化馆         馆长:鲁克明 电话:0916-8600865
单位地址:陕西省城固县世纪广场西侧   邮箱:cgwhg@163.com 传真:0916-7235105
          陕ICP备08104951号 邮编:723200 来稿投递信箱   QQ:7840457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