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橘乡文化
 
您好!城固县文化馆欢迎您的到来!这里是大家相互交流学习的港湾,本站热诚欢迎具有城固特色的稿件,共同交流学习!邮箱:cgwhg@163.com

   

满目火棘心回故乡

                                   风信子
                                (邮箱:bingjie97@163.com
 

    在我的故乡城固,有一种野生荆棘零散地生长在巴山上,四五月份开小白花,夏天结绿豆那么大的小果子,秋天小果子变橘黄色,到了深秋,果子泛红,经过几场霜冻后,果子成深红色。深冬里,大雪过后,满山银装素裹,惟这种小红果红艳艳地绽放枝头,山果曾救过红军战士的命,因而被红军亲切地叫作“救急粮”。

19321211日夜,红四方面军一万四千四百人在徐向前总指挥的率领下,从我的家乡城固县沙河营镇强渡汉水后,徒步急行军到上元观、古路坝一带,12日红四方面军政治部在上元观衡家大院召开党、团员活动分子会,会议决定部队向西乡、镇巴县一带转移。随后,部队转移到了西乡县西南的钟家沟地区驻扎休整。红四方面军领导人了解到陕南一带连年干旱,粮食严重欠收,老百姓自己都食不果腹,生活非常穷困。如果红军长期驻扎坡上,河沟边,到处可见这种喜庆的红果子,摘几颗品尝,酸甜略涩。早年间,我故乡的人们不知道这种小小的野果子叫什么名字,后来,我故乡的人们知道了这种野生小红这里,一万四千多人的给养难以保障。红四方面军领导人从陕南地下共产党人那里得知,四川军阀正在混战,川北敌人的防务兵力空虚。于是,红四方面军领导人考虑,如果红军挥师川北,在川北周旋,回旋余地大。同时,红军还得知川北一带有共产党领导的革命游击队伍,那里的农民运动也开展的风生水起。红四方面军领导们经过综合分析,通知部队团以上干部在钟家沟召开会议,会议最终决定红军挥师入川。1217日,红四方面军以七十三师二一七团为先遣队向川北进军,大队人马于19日开拔,经天池寺、核桃树翻越大巴山。红军途中翻越的大巴山,当地人称“二百一”,就是说上山要走70里,山上要走70里,下山还要走70里。这210里的崎岖山路,常年有土匪和国民党残兵败将劫道,行人绝迹,羊肠小山路多为荆棘所掩没。徐向前率领部队战士忍饥挨饿翻越大巴山时,红军战士发现路边到处都是结着小红果的带刺小灌木,有的红军战士边走就顺手摘野果尝,一尝觉得不难吃,就问身后的战友这果子叫什么?当时前后的红军战士谁也不知道这果子叫什么,思维敏捷的战士说:“救急粮”。行军中,这种野生小果子,给饥肠辘辘的红军战士救了急,填充了空空的肠胃,随即“救急粮”这个名字就在红军队伍里传开了。多年后,红军战士再次到我们家乡时,我们村里人问战士在山里行军时吃什么?战士说:“救急粮。”我们村里人不知道“救急粮”是什么,细问才知道是山坡上那种带刺的小灌木结的小红果子。从此后,我们那一带的村人,就把家乡山坡上荆棘结的小红果子叫“救急粮”。

    我从小就随同村里的大人们进山砍柴,随小伙伴们上山挖中药,家乡人都叫那种荆棘结的小果子“救急粮”,因而我一直以为那就是它的学名。高中毕业后我进入林业大学,学习了林学知识后,才知道故乡山野上那种带刺的荆棘灌木叫火棘,因而当年红军用来填充饥肠辘辘肠胃的“救急粮”,实际就是火棘果子。

我大学毕业后又到更远离故乡的北方工作,这种南方山野常见的野生植物,我在北方山野以及城市植物园里,就没有看见过。我时常想起火棘,脑海里就满是故乡巴山高高低低的山坡,隆冬雪后山野上低矮的荆棘叶已落尽,可那红红的火棘果子透出诱人的身姿。想着那可爱的小红果子,就忍不住吞咽口水,因为那种酸甜略带涩味的山野小果子,曾经为红军战士充饥之后的四十多年里,也为我那饥饿的肠胃做过贡献。当年,我在巴山上砍柴结束后,腹中空空,就挑选一枝火棘果多的火棘枝条,撇下来蹲在山梁上摘一小捧一下子塞进嘴里,吃着酸甜略涩的火棘果,既能解渴,还可充饥,吃过后久久难忘那滋味。

想着这些,我眼前又幻化出了红军战士衣衫褴褛,单衣单裤肩扛步枪,身背稻草攀爬大巴山的身影。红军战士边急行军边揪火棘果充饥的身影,以及红红的火棘果就定格在了我心中。

               

 

                



单    位:陕西省城固县文化馆         馆长:鲁克明 电话:0916-8600865
单位地址:陕西省城固县世纪广场西侧   邮箱:cgwhg@163.com 传真:0916-7235105
      陕ICP备08104951号 邮编:723200 来稿投递信箱  QQ:7840457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