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您好!城固县文化馆欢迎您的到来!这里是大家相互交流学习的港湾,本站热诚欢迎具有城固特色的稿件,共同交流学习!邮箱:cgwhg@163.com
 
 

 

 

                              那棵开花的树

                             李小兰

  
  
起初我来到这里时,那棵树并没有开花。
  
那是一个阴雨连绵的秋季,我从一个农村中学调来这所县城中学。那棵树寂寞地站在一座破旧的房子的侧面。房子曾经高大壮美,迎着行人的一面墙上,赫然写着科学馆三个字,青灰的砖,高大的屋架,在修建它的那个年代,应该是颇能引来行人艳羡的目光的。尤其是屋脊上那个大大的五角星图案,似乎在向行人诉说他曾经有过的辉煌。
可当我第一次站在他面前时,那房子早已破旧不堪,早已被列为危房而不再使用。那棵树就静静地站在屋侧,斑驳的干,深绿的叶枝和叶似乎总蒙着一层黑色的灰,满是忧戚的面容,就像那屋子,也像我初来乍到的心情。
整个秋季都阴雨不断。我得尽快融入新的环境,于是就渐渐把那棵树忘了。
    
转眼间,冬天过去了。
    
我庆幸我终于熬过了一段最漫长的时间。
    
只是春天并没有期待中的阳光灿烂、惠风和畅,还是像深秋一般充满凄风苦雨,唯有远处草木萌出的淡淡的新芽告诉我这毕竟是春天。
    
终于有一个难得的晴日,忙完了手头似乎永远也做不完的事情,我漫步校园,第一次以一种悠闲的心态感受着呆了半年之久的校园。经过那棵树时,我惊呆了:树上竟长满了大小不一的花苞!大小不一,深浅各异,但都涨得鼓鼓的,迫不及待地要涨开娇美的花瓣。
    
我诧异,以前从未想到这是一棵会开花的树,谁能想到呢?曾经的它是那样不起眼;曾经的我,情绪是那样低落,我怎会想到它竟会有如此美丽繁茂的花?
    
不几天,花次第开了。远远地看去,如一片浅粉的云彩,在春日里将人的眼睛点染得灿烂。走近的时候,我甚至听得见每片花瓣都在轻轻的说:“我在开花!我在开花!
    
我天天去倾听花儿们热烈的诉说。他们为什么不热烈呢?为这一季灿烂,他们熬过了多少寂寞的、不为人知的岁月呢?
    
我的心情渐渐地好起来了。花树用他自己的方式告诉我如何等待,等待时间让自己的心情灿烂起来。
花渐渐由粉红变成粉白,有粉白变成苍白,又一天天在春风中落下,然后渐渐长出浅绿的叶,又渐渐变成深绿。
    
有时,树的枝叶还会蒙上一层黑灰,我却踏踏实实等待着下一个花季他的再次灿烂。
    
一次同一位老教师闲谈,聊起那棵树,老教师说:你可知道,那是一种命很贱的树呢!听人说那颗树被移栽过多次,依旧活着,抗拒着树挪死的古话。
    
我又一次地诧异了。在我看来,花皆是娇弱的,皆需细心呵护,谁曾想那棵树,能开出美丽的花儿,却不娇气,只要给它一方土,它便能生根开花,便能辉煌灿烂。
    
我开始在渐渐熟悉的环境中奋斗,像过去那样。那棵花树用他自己的方式告诉我,只要脚下有土,便能花开灿烂,便要生机蓬勃。
    
花开了,谢了;谢了,又开了。
一晃,七年过去了。七年里我时常去那棵花树下,开花的季节里看花,感受花的蓬勃与热烈;没花的季节里看叶,看苍老的枝干,感受静默与等待。
    
有时我在想,这么多年,有多少学生去花树下谈自己的梦,把花瓣小心翼翼地夹进书里,见证自己年轻的执着;有多少孩子去花树下,拾起一朵落花,心中惦念着花是疼还是不疼;有的少老人悠闲地漫步树下,淡淡地感喟人生短暂。也应有志得意满的人来树下品尝成功的喜悦,也会有失意痛苦的人,来树下放纵自己的悲伤······
花树都以自己的平静接纳了他们的喜与悲、笑与泪;花树依然以自己的平静看冬去春来、雪雨晴阴。
    
七年里,校园面貌改变了很多,青砖房拆去了,低矮的土坯房不见了,那棵开花的树立在了操场的一角,边上是精美的花栏杆,沿栏杆边的小路前行,是高大的学生公寓,但花树依然以故有的姿态站在那里,开花、长叶,引人遐思,给人鼓舞。
    
那棵开花的树还会一直站在那里,伴我一路走来,一路走去。

 

 

 

 

 



    位:陕西省城固县文化馆         馆长:鲁克明 电话:0916-8600865
单位地址:陕西省城固县世纪广场西侧   邮箱:cgwhg@163.com 传真:0916-7235105
          陕ICP备08104951号 邮编:723200 来稿投递信箱    QQ:7840457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