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学
 
您好!城固县文化馆欢迎您的到来!这里是大家相互交流学习的港湾,本站热诚欢迎具有城固特色的稿件,共同交流学习!邮箱:cgwhg@163.com

   

梦回山乡念马桑

                                   风信子
                        (邮箱:bingjie97@163.com

    马桑是故乡城固一带大巴山上最常见的一种低矮灌木。儿时在故乡那些年里,通过父辈的介绍认识了马桑树。那时,我们每个月都会到大巴山上去,或挖药或砍柴,因而不同季节里的马桑,都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初春刚抽薹的马桑一丛一丛散生在斜坡上,不像树木,倒像粗大的蒜薹一样,翠绿鲜嫩。我们在草木葱绿的山坡上挖药,中药不很常见,可马桑薹随处可见。我们挖一阵中药休息时,淘气的同伴就折马桑苔玩。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野蛮行为,是对野生植物生命的不尊重;夏天,马桑已由春天时的马桑薹长成小树,一蓬一蓬茂密地生长着,但马桑树大多长到一米多高就弯下树头,向四周发展。在故乡二十多年里,我始终没有见过高大的马桑树;秋冬季节,大巴山近处几乎所有的小乔木和灌木都被我们附近村庄里的人砍回家当柴烧了。远远望去黛色的大巴山沉浸在冬日的薄雾里,不见真面目。到了大巴山脚下,才看清楚整面山坡光秃秃的。爬到半山腰,才能看到一些零星低矮的马桑、荆棘、火棘等少量杂灌。马桑弯弯曲曲,难以捆绑,担起来还死沉,晒干烧火时火力又弱,所以我们砍柴时都不愿要马桑,这才使马桑和荆棘等少量杂灌在秋冬的风霜里落叶已尽,仍孤零零地站立在寒风中。

我们到大巴山上去砍柴,每次都是砍好柴挑起担子翻过一架山爬上另一道梁,在一处山垭休息。夏天炎热,砍柴并挑柴担子再翻越两架山,饥肠辘辘好忍,嗓子冒烟难耐。燥热的山梁,惟有马桑果水灵灵地挂在枝头,想吃马桑果解渴,又怕中毒。胆大的伙伴忍不住揪一把吃,不吃的小伙伴就喊叫:“少吃点,吃多了死人呢!”吃的小伙伴边吃边说:“知道!就吃一点。”而后忍不住口渴,就再揪一些吃。偶尔有小伙伴吃多了之后不久就出现恶心、头晕等中毒症状。

在故乡汉中一带,人们提起马桑树,就自然说到马桑树由高变矮的传说。我小时候就多次听村里老年人说:“马桑树原来可不是现在这样子,村边庙里的大柱子就是马桑木。你看看那大柱子,直通通的,足有二十多米高。现在的马桑树,高不过一米,这是天神诅咒的结果。”传说很久以前,有个天神下凡路过大巴山,坐在一棵马桑树下休息时,顺手把香囊挂在马桑树枝上,休息中打了一个盹,可这天神一打盹就是人间一百年,天神醒来发现马桑树长到云端里了,看着香囊挂在云端,天神生气地诅咒:“马桑树长得高,长到三尺就弯腰;马桑树长得快,年年发个嫩薹薹”。从此后,马桑树就由高大的乔木变成了灌木,又细又矮又弯,再也无法用来修房造屋了。当然,这只是神话传说而已,那么,马桑树由乔木变成低矮灌木,或许是由于气候变迁等因素所致。

马桑树是马桑科马桑属植物,其全株有毒,以嫩叶、未成熟果毒性最强。其根、叶可入药,用于治疗疮疡肿毒、狂犬咬伤、风湿关节痛、头癣、湿疹等,其果可提炼化工原料,也是染料和油漆的上等原料之一。然而,过去人们不认识其用途,就连我们那一带村民烧柴都不愿要马桑,可是马桑却年年在山野一丛一丛,将生命的绿意绽放在故乡大地。远离故乡的这些年里,我再也没有见过马桑树,只有偶尔梦见马桑果艳艳地缀满枝头,我就有忍不住想摘几个再品其滋味的感觉。梦醒来就有想回故乡的愿望。

 

               

 

                



单    位:陕西省城固县文化馆         馆长:鲁克明 电话:0916-8600865
单位地址:陕西省城固县世纪广场西侧   邮箱:cgwhg@163.com 传真:0916-7235105
      陕ICP备08104951号 邮编:723200 来稿投递信箱  QQ:7840457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