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您好!城固县文化馆欢迎您的到来!这里是大家相互交流学习的港湾,本站热诚欢迎具有城固特色的稿件,共同交流学习!邮箱:cgwhg@163.com
 
 

 

         

         

                淡淡的惆怅

                     ——架花感怀

说到刺绣工艺,我们会想到些什么呢?我们可能想到的更多的是电视剧古装戏剧服饰上的绣花,或是会偶尔想起爷爷奶奶辈用过的绣花鞋垫,80后想到的则是街头小店的十字绣!当我们小时候司空见惯的东西浑然不觉日渐消失,在某个时候突然想起不见踪影却无处找寻的时候,也许心底会有一丝淡淡的惆怅。

刺绣,过去叫女红,曾长时期的生存于古代中国。近几十年来,它却离我们越来越遥远,甚至于消失。在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中,大量的调查结果表明,该技艺濒临消失的边缘。试问现代女子,有几个人拿针捏线?城固架花作为刺绣的一大类,随着老艺人的谢世,基本是人亡艺绝。如今,当我们面对他们遗留下来的充满情趣的精美作品时,不能不由衷的赞叹和感怀。

架花时刺绣工艺的一种,大多是在家织土布上用自家染好的棉线(一般以蓝色为主,间或棕黑红色)为材料,以十字为基本针法进行刺绣。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架花在汉中相当普遍,就如同人人会蒸面皮一样。汉中女子从小随母亲或近邻学习纺花、织布、扎花、绣花。我的外婆年近九十,据其回忆,她们那个时代,女子足不出户,每天主要是帮助母亲做家务,织布、绣花,先从手帕绣起,先绣小件,逐渐技艺成熟再绣大件床沿、帐沿、枕头等床上用品。快到婚嫁年龄了,就要绣褡裢、烟袋、绣花鞋等准备送给婆家人的“见面情”和绣嫁装。结婚当天,还要将陪嫁一一展示出来供人鉴赏,以此来评价女子的巧与拙。有了小孩,又得提前绣好小孩用品,如汗水夹(围脖)等。在当时,刺绣不仅是家庭生活实用那么简单,它还是女子人格是否被尊重的重要条件和人际伦理的纽带。绣的好,赢得一片称赞,周围人们就会和她友好相处,教育自家女子多多向她学习技艺;绣的不好,会引来人们的讥笑,婆家也觉得面子上无光彩。

多少世纪以来,广大民间劳动妇女在这片艺术天地里辛勤绣作,播撒希望的种子,寄托自己的美好愿望,在一针一线中倾注着情感和心血,在一天一月的飞针走线中逐渐老去,留下的是这些心灵手巧的女子的智慧才思和质朴的审美情趣!

上世纪八十年代,城固县文化馆收集了大量的民间刺绣实物,其中,架花绣品170余件,件件堪称精品。取材丰富,构思大胆,内容众多。构图方式大都采用团花格式,凡帐沿、床帏等大件多采用五或七个团花,以中心化为主体,各团花之间不连续,点缀散点角花,使画面主次分明,虚实相托,组合美观大方。采用折枝花、花盆花蝶等单独图案的绣品常用边花环绕,点缀飞蝶禽鸟,相互穿插,尤显活泼生动,舒展柔和。架花的设色十分单纯,是在白色土布上挑绣蓝花,色彩鲜明,沉着,饱和而协调,注重黑白对比效果,清新秀丽,宛若小家碧玉。

当陕北剪纸、凤翔泥塑声名远扬,继续扩大发展的时候,城固架花日渐衰落濒临灭绝。汉中过去的民风民俗现在还留下多少呢?难道失去的过去只能是回忆了吗?那是我们的根,民族的魂啊,高楼大厦再多,只是千篇一律的住人的仓库,风格迥异的秦砖汉瓦、四合院、土楼、茅草房才是我们的家啊!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生态性保护只有真正让广大老百姓切实认识到它的重要性,并从中得到实惠,由一个旁观者的身份转为自觉自愿参与进来,这个项目才会真正活起来。只有活态传承下来,文化才有延续的可能。文化回归的路,曲折漫长。回家的路,再难,也要走下去!

 

          城固县文化馆     张清华   李小梅

                                2010-3-1

 

 

 

 



    位:陕西省城固县文化馆         馆长:鲁克明 电话:0916-8604090
单位地址:陕西省城固县世纪广场西侧   邮箱:cgwhg@163.com 传真: 0916-8604090
          陕ICP备08104951号 邮编:723200 来稿投递信箱    QQ:7840457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