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学
 
您好!城固县文化馆欢迎您的到来!这里是大家相互交流学习的港湾,本站热诚欢迎具有城固特色的稿件,共同交流学习!邮箱:cgwhg@163.com
 
 

 

 

                               宽容,不是一句话

                             李小兰

    316日,韩国反日团体到日本驻韩国大使馆为在地震海啸中的死难者祈福,当中包括五名曾在二战时当过慰安妇的老人。三十多人在日本大使馆门口低头默哀,现场播放哀乐,五位当过慰安妇的老人手里还拿着标语。

    以上是新华网上的一段并不起眼的报道,本来还有一张图片,一位女子的背后贴着数不清的黄色贴纸,纸上是祈福的话语,可不小心关了页面再去找却很难找到,也就不再找了,那幅图片早已留在心里。

    这是怎样的一种难得的宽容!

    与此同时,我们的许多同胞却在说什么祝贺日本地震”“小日本也有今天之类的话。鲜明的对比让人怎么也轻松不起来。

    日本人坏吗?坏,坏透了,南京大屠杀中的几十万尸体就是证据。可是,我们的幸灾乐祸能让死去的同胞活转来吗?

    所以,我更欣赏韩国人面对昔日仇敌的态度,这不是忘却,也不是麻木,更不是虚伪,这种宽容,是对生命的尊重和怜惜。 死了的日本人中,有几个人是当年的侵略者,或是他们的后代呢?我们幸灾乐祸的祝贺能显示我们很爱国吗?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爱国的背后何尝不是一种卑劣的私欲在作怪?损人,却不利己,我们的同胞们却乐此不疲:路边发生车祸,总会有一大群人围观,不是关心,只为看热闹;谁家有不顺心的事,总有七姑八姨透问个没完,不会帮忙,只是多一点作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已。今天,面对惨不忍睹的灾难,有人会祝贺,谁能保证有一天我们自己遇到点什么麻烦事,这些人不这些人不会明着,或暗着也祝贺呢?

   又一次想到鲁迅先生的名言了:残像,已使人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人耳不忍闻。鲁迅在中日关系已经非常紧张的期间,依然和一些日本朋友保持着友好关系,恐怕不单是因为先生曾留学日本吧。鲁迅一生致力于改造民族劣根性,今天我们一些同胞们表现出来的卑劣的自私,不就是一种最为顽劣的劣根性吗?就像鲁镇的老女人们,大老远寻了来听祥林嫂讲阿毛的故事,最多陪着抹几滴眼泪,如此而已。

   宽容不是一句话,而是一种人性的光辉。

   向那几个韩国妇女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位:陕西省城固县文化馆         馆长:鲁克明 电话:0916-8600865
单位地址:陕西省城固县世纪广场西侧   邮箱:cgwhg@163.com 传真:0916-7235105
          陕ICP备08104951号 邮编:723200 来稿投递信箱    QQ:7840457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