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文化遗产保护
 
您好!城固县文化馆欢迎您的到来!这里是大家相互交流学习的港湾,本站热诚欢迎具有城固特色的稿件,共同交流学习!邮箱:cgwhg@163.com
 
 

 

         

     

          浅谈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瓶颈和对策

                                        城固县文化馆    丁长福

一、非遗简述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相对于有形物质遗产而言的概念。是指各民族人民世代相承的、与群众生活密切相关的各种传统文化表现形式(如民俗活动、表演艺术、传统知识和技能,以及与之相关的器具、实物、手工制品等)和文化空间。

我国漫长的农耕文化历史,以及56个民族多元的文化生态,留下了灿若日月、繁若星河的文化遗产。这些文化遗产,显现了中华民族民间文化艺术资源的丰富,对我们研究古代先民生存状态和社会进程有极高的价值,这些古老文明、文化遗产许多种类举世无双,世界第一。包含民间文学、民间音乐、民间舞蹈、传统戏剧、曲艺、杂技与竞技、民间美术、传统手工技艺、传统医药、民俗等等,其中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1028项。据不完全统计,全国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6960项,地(市)级名录项目共计18186项,县(区)级名录53776项。
 

二、非遗保护的现状

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最大特点是口耳相传,诉诸视听而疏于记录和固态化。因而常常是转瞬即逝,不可再生。一旦消亡或流失,在有限的记录手段和技术条件下,基本无法恢复或再生。这就意味着民间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虽然丰富,但更脆弱。

近些年来,我国各地有不少政府、组织和个人以敏锐的洞察力先行一步,对逐渐淡出人们视野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保护。如全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冯骥才多年以前就多次赴天津,用手中的相机记录下老天津的历史照片。在非遗保护工作开展以前,陕西汉中城固退休教师王文献,耗时十余年,将汉中曲子数百首地方曲牌和唱词收集整理,自费印刷出版。还组织成立了城固县曲艺演出队,利用业余时间和农民的农闲时间进行演练和演出,现已有城固曲子演出队17个近300人,常年活动在城固及周边邻县,深得广大农村中老年人的喜爱。在这些保护活动取得成效的同时,年轻人却不愿再学此艺,留下了该项目活态传承难以为继的隐患。

在把非遗保护工作纳入文化工作重点之一后,我国的非遗保护工作已经取得了明显的成效,国家级、省级、市县级非遗名录基本涵盖了所有的非遗项目。但是,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发掘整理和保护行动落后于它的消亡速度,呈现出岌岌可危的现状,如民间戏曲、戏剧在衰落,年画、剪纸、皮影正在逐渐消失。

三、非遗保护工作的紧迫性和瓶颈

在工业文明席卷全球的今天,我国原本丰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正遭受着猛烈的冲击,以农耕生产为土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生存和延续就有了问题,许多已经流失或消亡。

一方面,在我们为民族文化的多样性和独特性骄傲的同时,这些我们引以为豪的宝贝也正吸引着世界的目光,无论是昆曲和古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人类口头文化遗产名录,还是李小龙主演的系列功夫片获得欧美亚的一片叫好,都说明了中华民族文化的魅力所在。但是就在我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得到越来越多世界认同的同时,许多国家将许多本属于我国的文化遗产纳入本国家的文化产业战略,对这一宝贵资源进行开发利用。从我国景泰蓝、宣纸技术被窃,到韩国豪夺我们的端午节申请世界文化遗产,中国少林商标在美国被抢注等事件,在说明中国非物质文化独特地位的同时,也敲响了警钟:如果我们行动迟缓,一些优秀的文化遗产将被他人端走,我国优秀的文化将被蚕食和肢解。

另一方面,受现代工业文化冲击,传统文化的市场逐渐萎缩,其从业者的收入普遍较低甚至无以为继,再加上没有相关的鼓励政策和激励机制,非遗的传承后继乏人,一些传统技艺面临灭绝。目前各地掌握一定传统技艺的民间艺人为数不多,大多年事已高,生活困难,他们掌握的技艺并未带来生活上的小康,如纺织、传统打铁冶炼技艺等,因时代发展,落后的技艺、产品没有市场和没有收入保障,很难吸引年青一代进入这个行列,造成传承人才青黄不接,最终导致技艺难以传承,面临灭绝。

更令人心痛的是,更多的文化遗产却在保护的同时消失弥尔。城固县龙头镇的高台狮子,上世纪50年代曾经赴中南海献艺演出,并被国家领导人接见,然就在保护的同时,唯一幸存的老艺人也在我们的关注之下、保护之中去世了,留给我们莫大的遗憾和不安。

导致此类现象不胜枚举的原因有很多,总的来说,人才良莠不齐、经费时间紧张不足、领导重视不够、机制不健全、宣传不到位等因素,就成了制约着保护工作顺利开展和进行的瓶颈。

四、非遗保护瓶颈产生的原因

非遗保护工作的瓶颈总体来说主要来自于主观和客观两方面。

主观方面:

一是人才缺乏、队伍良莠不齐。各地通过近几年的工作,都有不少的国家级、省级项目和县级项目得到申报和保护,可以说近几年非遗保护工作成绩斐然。但不能否认的是许多项目申报质量不高,反映出来的是作为非遗保护工作的主体---人的工作能力和水平相差很大,究其原因: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责任单位大都设在各级文化馆,而长期以来,文化事业单位旧有的事业体制和运转机制,造成人员老化、流动困难,专业人员少且学历、职称低,业务人员接受岗位培训和继续教育不足,难以适应和承担新形势下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中大量的资源普查、田野调查、资料整理、项目文本和录像片制作、保护规划的制定和实施等技术性、学术性、实践性较强的工作。有些群艺馆、文化馆虽然挂牌成立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但仅仅是一个空架子,人才的缺乏和现有从业人员专业知识的匮乏,制约了保护工作全面、深入地开展,导致工作效率和质量差强人意。

二是认识不足、态度不端,被动保护。

一些基层领导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认识不到位,部分领导在开展工作之初就把搞非遗保护工作是否有经费,是否划算作为支持、开展非遗保护工作的启动和投入的标准;同时,有些文化工作人员早已养成浑浑噩噩混日子的恶习,工作中态度不端,工作敷衍塞责,应付了事现象很多,导致非遗保护工作进展慢、质量差;在具体的保护单位,一些领导重申报、重开发,甚至把非遗保护工作作为单位经费的新来源,轻保护的现象比较普遍,导致非遗项目保护难以落实。

客观方面:

一是非遗保护是个全新工作,无经验可借。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相对于物质文化遗产而言的,在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已经走过风雨数千年之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才提上议事日程,虽然都是文化遗产保护,可两者之间却有天壤之别。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在保护机制方面、在工作机制方面、在保护方法方面都没有前人的经验可借用,没有人才储备,只能是摸索着保护,摸索着前进。且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比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范围广,数量多,时间紧,任务重,难度大,难免顾此失彼。

二是领导认识不足重视不够,保护经费紧缺。

不少党政领导只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对文化意识形态上的事情没兴趣,认为不关乎民生,不关乎经济建设,不关乎自己政绩,认识不到在当前条件下非遗的生态环境日益恶化、加速消亡的现实,认识不到其属于不可再生资源,缺乏保护的紧迫感、责任感和使命感,故非遗保护工作没有提上当地党委、政府的重要议事日程,更没有采取行之有效的措施和相关配套保护经费,让处于非遗保护一线的单位和同志举步维艰,保护工作难以为继,难有成效。

三是宣传力度不够,社会认知度、支持率较低。

由于前面的诸多因素,对非遗工作新闻媒体的宣传力度远远不够。非遗宣传不到位,相关联席单位、老百姓对非遗的了解一知半解,阻碍了非遗保护工作的进展。在具体工作中,经常就发生召开联席会议,相关单位无主要领导参加,应付了事;更甚者当我们的工作人员好不容易翻山越岭找到一位艺人的时候,被人家作为骗子对待或者以忙为由拒绝配合的现象。宣传不够、不到位,导致全民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意识难以增强,非遗保护成为群众的自觉行动难以形成,无法形成合力,影响的非遗保护工作顺利开展。

五、解决非遗保护瓶颈的对策

开展非遗保护工作,不仅能够保证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丰富内容,也能够体现政府维护民族利益,传承民族文化,维系民族精神的责任。搞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要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从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现状出发,坚持立法保护与政策保护相结合,政府保护与民间保护相结合,财政投入与社会资金相结合,应采取以下对策:

一是加强政策制定工作,使非遗保护工作有法可依,有规可循。

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非遗的价值日益凸现,但非遗的生存环境却日益恶劣,对其保护和利用的重要性和紧迫性日益突出。加强非遗保护和利用,必须坚持依法保护和依法实施,走法制化、规范化、持续化的发展道路。应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结合我国实际情况和突出问题,制定明确、具体、操作性强的《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法》或《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条例》,切实保护相关权利人的合法权益,严厉打击破坏、滥用非遗的行为。如中国非遗第一案“安顺地戏”状告张艺谋在电影《千里走单骑》中将“安顺地戏”说为“云南面具戏”。这种情况很具有普遍性和代表性。同时,省、市、区(市)三级政府应根据非遗保护的形势和需要,从实际出发制定与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相衔接的非遗保护规划。规划应明确保护范围、保护措施和目标,既应立足长远,通盘考虑,又要循序渐进,分步实施。最后,还应建立健全科学合理的日常管理制度,以形成收集、整理、调查、评估、认定、保护、管理、利用和人员培养的正常工作秩序。

二是加强人才队伍建设,使非遗保护队伍素质提高,战之能胜。

非遗保护工作专业性强、周期性长、任务繁巨,走专业化的道路是该项工作顺利开展的必要条件和根本保证。广东省从2006年起,逐步加大对全省各地市文化馆()基层工作人员的业务培训。至今,广东省已举办了6期“非遗”普查、申报培训班,培训基层工作人员近千名。北京市自2004年以来,已连续举办了5期非物质文化遗产培训班,18个区县的相关保护机构也举办了培训班。各种形式的培训为北京市“非遗”保护工作培养了一大批人才,有力地促进了保护工作的开展。为加强保护工作,在各地成立专门机构的基础上,应组建一支年龄层次合理、专业结构良好、业务素质优秀的专职人员,并通过有计划的教育培训,提高他们的工作能力和业务水平。条件成熟的时候,应充分利用科研机构、高等院校的人才优势和科研优势,大力培养专门人才。

三是加大保护资金投入,使非遗保护工作有米可炊,良性循环。

非遗保护是一项高投入的公益性系统工程,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应坚持政府主导、全民参与的原则,多渠道筹措资金。各级财政部门应进一步加大对保护工作的资金投入,并将政府的扶持资金纳入到年度预算当中,努力为保护工作创造条件。同时应加强对资金的使用和管理,实现绩效考评制度,保障资金的合理利用和专款专用。在发挥政府资金保证作用的同时,应充分调动社会各界的积极性。通过制订各种鼓励政策和优惠措施,广泛吸纳社会资金参与保护工作,为保护工作的顺利进行提供可靠的资金保证,使非遗保护工作驶入健康发展的快车道。

四是加大宣传力度广度,使非遗保护工作全民参与。

一是各类新闻媒体应通过开设专题、专栏等方式,介绍文化遗产和保护知识,大力宣传保护文化遗产的先进典型,曝

光破坏文化遗产的违法行为及事件,发挥舆论监督作用,在全社会形成保护文化遗产的良好氛围。二是非遗保护部门应紧

文化遗产日契机,举办展示、申遗专题片、讲座等大型系列活动,使公众更多地了解文化遗产的丰富内涵,提高人

民群众对文化遗产保护重要性的认识,增强全社会的文化遗产保护意识。三是各地文化、教育部门应着眼长远,将优秀非

遗内容和保护知识纳入本地学校特别是中、小学教学计划,编入教材,激发青少年热爱祖国优秀传统文化的热情。

五是加大协调配合交流,使非遗联席会议工作机制发挥最大作用。

“非遗”普查是个大命题, “非遗”保护是个综合工作,部门协作得好。只靠文化部门势必事倍功半,需要各政府主

管部门相互协调,合理布局,形成整体性结构。各相关部门要分工协作,各司其责,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市场开发提供完

善的服务,就会事半功倍。强化现有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联席会议功能,分管领导例会半年一次,联络员会议每季度

召开一次。一些跨部门的项目保护工作,可以专门成立项目工作小组进行推进。加强非物质文化遗产专家委员会对保护工

作的指导作用,专家委员会除了对项目进行评审外,对项目保护工作也要起到出谋划策的作用,建议在专家委员会中选择

合适人选进入项目保护工作小组,直接发挥决策咨询作用。

水平有限,大缪难免,恳请方家斧正。

 (资料来自于: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网:国务院关于公布第二批国家级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和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扩展项目名录的通知国发〔200819号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等的通知
    上海非物质文化遗产网
    北京非物质文化遗产网)

 

 

 

 



    位:陕西省城固县文化馆         馆长:鲁克明 电话:0916-8600865
单位地址:陕西省城固县世纪广场西侧   邮箱:cgwhg@163.com 传真: 0916-7235105
          陕ICP备08104951号 邮编:723200 来稿投递信箱    QQ:7840457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