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池渊三十八岁生日那天,张鹤公司举行了一个部门聚餐活动,他今年已经被提拔成了主管,所以没有办法缺席,他不得不给池渊去了个电话,说自己尽早赶回去。

    池渊倒是满不在乎的样子,甚至还浅浅笑道:“别喝多了,喝了的话我过去接你。”

    张鹤心里愧疚不已,跟他聊了几句后挂了电话。部门里的同事已经在催促他了,闹着他要罚酒,张鹤躲不过,到底被灌了两杯啤酒。

    部门里的人几乎都是年轻人,差不多都是二十多岁的未婚青年,凑在一起就格外的热闹。张鹤的性格好,即使现在算是上司,大家也不惧他,该怎么玩还是怎么玩。他现在的前途肉眼可见的好,做事踏实又懂变通,入职还不到三年就当上了大公司的主管,上头都挺赏识他。他年纪轻,虽然原本的学历算不上多好看,但现在都是凭能力做事,所以张鹤在公司里还挺受欢迎的。

    另一个受欢迎的原因大概是他衣品变得很好,身上的服装总是那么适合他,凸显了他整个的身材优势,再加上干干净净的发型,出众的身高,以及虽然算不上特别英俊但意外很合眼缘的眉眼,让他现在有好几个追求者。

    张鹤吃了一会儿就看了下手表,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了,他忍不住站了起来,先跟同事道了歉,想要提前离开。一众男女都连忙拉住他不准他走,要让他说出缘由来,其中一个女孩子笑吟吟的看着他,问道:“这么快想走,不会是跟女朋友有约吧?”

    张鹤有交往对象的事公司自然没人知道,他觉得是私事没有必要宣扬的满天下都是,此刻心里确实急,便认真的道:“是的,我爱人今天过生日,我要回去陪他。”

    他用了“爱人”这么一个略有些郑重的称谓让在场的人都愣了一下,好几个女生都呆呆的看着他,张鹤笑道:“下次再跟你们喝,小王,吃完先结一下账,记得拿发票啊,明天找财务给你报。”

    走出包厢,外面的空气不再那么燥热,张鹤打了个车,顺道去取了自己提前预定的礼物,司机看到他怀里捧着的一大束粉色玫瑰,也忍不住露出笑容来,“要去表白啊?”

    张鹤脸色有些泛红,“不算表白,是送给我爱人的。”

    “年纪轻轻就结婚了?看不出来啊。”司机显然是很健谈的人,又笑道:“不过结婚了也好,结婚了就有个家,也就担起责任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