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校园文化
 
您好!城固县文化馆欢迎您的到来!这里是大家相互交流学习的港湾,本站热诚欢迎具有城固特色的稿件,共同交流学习!邮箱:cgwhg@163.com


               满家的生意经            
                   
                    郭华悦


   老满头突然去世,让这个家一下子散了。
   说起老满头,这一带无人不知。老满头的妻子,生下第二个儿子没多久,就因病去世。老满头又是当爹,又是当娘,将两个儿子抚养成人。从白手起家,到如今拥有两家饭馆,老满头成了这附近十里八乡的一个传奇人物。
   更传奇的,还不仅于此。老满头的两家饭店,每日客似云来,熙熙攘攘,常常得大排长龙。究其原因,老满头做的饭菜,价格便宜,且味道绝佳。于是,附近一带的人,都常来光顾,也不乏远道而来,为了一品究竟的。
   可年届七旬的老满头,操劳成疾,病发后不过熬了几个月,就撒手西去。
老满头去世前,就料到儿子会因为家产而起纷争。于是,觉得不久于人世后,老满头就将亲戚好友,儿子大满和小满,以及律师,都请到了场,当场宣布分配方案,并做了公证。因此,他去世后,两个儿子倒也相安无事。老满头名下的存款和股票,一人一半,倒也好分;两栋房子,都在同一个小区内,价值都一样,且之前就已经由两个儿子各自居住,之后便各自分到居住的那一套,也没啥争议。至于两家饭馆的分配,小儿子无疑占了点便宜。之前两家饭馆,都由老满头经营,两个儿子各在其中一家帮忙。当初挑选时,小满多长了个心眼,于是挑了市区中心的那一家。这么一来,自己做熟了,以后分配财产时,可以顺理成章地要这一家。而哥哥大满,当时也没说什么,就要了另一家。如今,老爹去世,两人都各自分到平日里帮忙的那一家,哥哥自然吃了点亏。但最令兄弟二人不解的,是老爹对那栋老房子的分配。
   老房子位于郊区,地方偏僻,交通不便,且位于垃圾场旁边,终日苍蝇飞舞,恶臭不断。老满头平日里就住在老房中,不肯和两个儿子同住,也不愿买新房。那个地段的房子,升值空间几乎为零,且房子小,又破又旧,真的不值什么钱。和其他财产相比,这栋老房子的价值,显得微不足道。可老满头留下遗言,老房子为两兄弟共有,不得卖掉,也不得归两兄弟中的某一方。若要维护既得利益,就得让老房子处于两人共有的状态,这不禁令两兄弟不解。
   尽管如此,两人还是遵守了老爹的遗嘱。
   这天,办完了老爹的丧事,大满想去老房子收拾一下。可和老婆一走到门口,顿时吓了一跳。大门洞开,走进去一看,里头所有值点钱的家具和电器都被搬走,只剩下一堆破铜烂铁,和一些旧物。
大满的老婆,破口大骂:“这王八蛋,肯定怕咱们占了先,先把东西都搬回自个儿家里去了。小人之心,真够无耻的。”大满也知道,这肯定是弟弟小满干的。虽说房子属于两人共有,但并没有说明里头的东西归谁,所以弟弟抢先把家具和电器都搬走了。其实,老爹住的这套房子,不值钱不说,就连家具和电器也都是老古董了。扔到街上,都不见得有人捡。大满这次,本来是要收拾一下,当做对老爹的留念。哪知道,弟弟抢了先,把老房子都破坏了。在那堆旧物里翻了翻,大满捡了几样东西,其他的都扔掉了。老婆一见大满手里的东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弟弟拿了电器和家具,虽说都旧了,好歹也像个样子。你倒好,拿几个破锅盖,丢死人了。”可不是,大满从那堆旧物里拿出来的,是两个锅盖!大满一脸无奈:“没办法,其他都是些烂木头,只能扔了。这两个锅盖,从老爹开饭馆的时候就有了。后来,老爹就是靠着它们,才有今天的。老爹把这两个锅盖当功臣一样供着,可宝贝呢!拿回去,就当是纪念老爹吧!”大满心里想,老爹除了钱,其他的也没留。老房子简陋得很,也就这两个锅盖,是老爹宝贝了几十年的东西。老爹是厨师,这锅盖又陪了他大半个世纪,颇具纪念意义。
   老满头病重到去世这段期间,两家饭店都暂时停业。丧事办妥后,才又重新开业。大满那家店,基本上没什么变化,还是原来的老样子。而小满那家,则重新装修,里外一新,打算给顾客全新的印象。
小满那家店,都换了新设备,照理说应该更受欢迎。重新开业后,小满那家一开始确实更受欢迎,营业额远超过大满的。可渐渐地,顾客却开始往大满那边跑。两个月后,小满那儿的生意不过一般般,而大满那儿却客似云来,每天都大排长龙。
   小满想,不对呀,都是老爹传下来的手艺,菜肴口感应该是一样的!可怎么会哥哥那家生意火爆,自己这家地段好又重新装修的店,生意反倒比大满差?偷偷问了个熟客,那人却说:“以前呀,都是老满头做的菜,味道自然没差别。可如今,说实话,大满那边的味道更道地,和老满头在的时候,是一样的味道。可你这边,味道虽然也不错,可总觉得少了点什么。”能少点什么?不都是老爹教的吗?小满心里一阵疑惑。可这天,他偷偷让人去大满那边,买了几份饭菜回来。细细品尝,尽管味道相差不大,但那边确实更道地。相比之下,自己这边,味道确实差了点。差在哪里?难道老爹真的偷偷教了大哥什么秘方?一念及此,小满顿时满腔气愤。这大满,平日里装出一副大哥风范,事事让着自己。哪料到,却是笑里藏刀的人!
   大满那边,生意越来越好,忙不过来,打算多招几个人。小满灵机一动,赶紧让老婆的一个远房侄子,大满从未见过的,去应聘员工。应聘之前,小满叮嘱对方:“要记住,应聘上了后,留意大满的一举一动。特别是,大满用了什么秘方,一定要打听出来,不择手段把秘方抢到手。到时候,自然少不了你的好处。”应聘的过程很顺利,小满成功将人安插在大满店里。
   可接下来的大半年,却没什么收获。大满多数时间都在店里,炒菜也都当着员工的面,并不挟技自珍。从买到洗,再到炒,直至上桌,和小满这边并无分别。甚至,小满让内线偷偷带了针孔摄像,把大满做菜的过程都拍下来,回家洗洗观看。就是这样,小满也看不出,哥哥做菜更道地的秘方,到底在何处?
   一年下来,大满那边生意蒸蒸日上,小满的店却只是中上。尽管利润不少,比一般的小饭馆多了许多,但和老满头那会儿比,还是差了一大截。老满头忌日那天,小满和大满都去上香。两人说着说着,话题就扯到了生意上。小满终于忍不住问:“大哥,你平常总让着我,还以为你是好人。想不到,你也这么阴险?”大满说:“是不是秘方的事儿?”小满一惊:“真有秘方?这老头子,太偏心了。”大满却说:“你那些小动作,我都知道。不想拆穿你,是念着兄弟情。你在我店里安插了人,还拍下了我做菜的过程,真以为我不知道?人在做,天在看,老爹有没有偏心,你最清楚。”确实,扪心自问,小满总觉得老爹是偏疼自己的。大满是老大,老爹又忙,小时候大满就得帮着照顾弟弟,做家务活儿。小满出生时,家里的环境已经好了。而且,父母一般都偏疼老幺,这也养成了小满骄纵的脾气。可明明老爹是偏疼自己的,怎么秘方会跑到大哥那里?小满怎么也想不通。大满说:“秘方确实有。不过,老爹没有交给任何人。谁得到秘方,谁得不到,其实都很公平。你不是一直想知道吗,我就带你去看看秘方。”
   大满将小满带到自己那家店的厨房,让小满看看,有什么不同?不同?小满看了看厨房里,全都是些老物件,是老满头以前留下来的。除此之外,并无不同。大满指着锅子:“秘方就在那里!”可小满看了看,不就一口锅吗?能有啥秘方?这锅子,是老满头去世后买的,算是厨房里最新的。可这样的锅子,满大街都是,能称得上秘方?小满说:“你不愿意说也就算了,何必用一口锅子糊弄我!”大满却摇着头说:“不是锅子,是锅盖!”小满这才注意到,大满用的两个锅盖,都是老满头用过的锅拍!
这种锅拍,其实就是老式的锅盖。以前,当地人喜欢用高粱秆串成圆片盖锅,叫“锅拍”。锅拍也是也就是高粱秆串成的锅盖,分两层,叠在一起。老满头在的时候,一直都舍不得扔掉锅拍。小满多次让老爹换新的,可老爹怎么也不肯!小满瞪大了眼睛:“这锅拍就是秘方?”大满点点头:“一开始,我也不知道。后来,你先把老房子里的东西搬走,就把锅拍这些扔到一旁。我想捡点旧物,留个念想。后来一看,也就锅拍还能留着,其他都是烂木头。而且,老爹苦了一辈子,都舍不得扔这两片锅拍,足以证明老爹对锅拍的感情了。所以,我就把它们捡回来,当成是一种纪念。”顿了顿,大满接着说:“后来,我自己也发现,做出来的饭菜和老爹差了许多。我反复试验,但味道总是不一样。我回忆着老爹做菜的一举一动,觉得自己分毫不差,那到底问题出在哪里?结果,比来比去,发现只差了锅拍这一样。”
   小满接下去说:“后来,你把新的锅盖换成锅拍,结果误打误撞就成功了?”
   大满说:“确实是这样。后来,我请教了不少老厨师,才知道个中的原因。老爹做菜的手艺固然好,但画龙点睛的窍门却是在锅盖上。做菜时,不盖锅盖的,味道都会比较差;盖了锅盖的,铁锅盖、塑料锅盖肯定比木锅盖差。因为几十年老汤的熏香,全在这木头里藏着,当热气蒸腾时,被锅盖压着倒逼回去,那香料的香才能深入食材,这叫煨。而高粱秆串成的的锅拍,效果比木头锅盖更好,最吸味道,在高温下也最释放味道。有了这样的锅拍,无论是蒸、炒还是炖,都能做出饭菜的好滋味。”
原来这秘方,竟然就是锅拍!
   大满叹着气说:“老爹是念旧的人,这两个锅拍跟了他大半辈子,所以舍不得扔,这是一个原因。而最重要的,是这两个锅拍经过近五十年的蒸熏,早就成了宝。有了它们,老爹做出的饭菜,才别具风味。当初,老爹临终前,这秘方谁都不告诉,就是对我们的一个考验。谁想着他,念着他,把旧物留下来,迟早就会发现这秘方。而像你,一门心思想着钱,把老爹的东西当垃圾扔掉,自然就发现不了这秘方了。”
   小满没想到,老爹临死前,还给两个儿子出了道难题!
可这能怪谁呢?当初,是自己先到老房子挑东西的。哪怕想着点老爹,这两个锅拍也不至于丢了。结果,反倒便宜了大哥。
   大满感慨地说:“你从小就争强好胜,不顾亲情,我也不和你争。我比你大,能让的,总是让着你。这一次,依旧是让你先,可你自己不识宝,怪谁呢?要怪,就怪你自己被钱迷了眼,六亲不认,这是你应得的结果。人生有多少个五十年?就算你现在开始养锅拍,五十年后,你的儿子会不会像现在的你,把老爹当累赘,而把锅拍视为垃圾?”
   小满低下了头,羞愧阵阵涌上心头,再也不敢正视大满的双眼。
 

作者:郭华悦 guohuayue1981@163.com 13675059137 (原创)
    地址:福建晋江市金井镇井尾新村64号 郭华悦 收 邮编:362251

 

 

     


单位:陕西省城固县文化馆         馆长:鲁克明 电话:0916-7206908
单位地址:陕西省城固县世纪广场西侧   邮箱:cgwhg@163.com 传真:0916-7387992
邮编:723200 QQ:784045764 来稿投递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