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动态
 
您好!城固县文化馆欢迎您的到来!这里是大家相互交流学习的港湾,本站热诚欢迎具有城固特色的稿件,共同交流学习!邮箱:cgwhg@163.com


 

           唐代李林甫:中国历史上口蜜腹剑第一人

           (转载)

史载李林甫给人的印象是平易近人,和颜悦色,但却"阴中伤之,不露辞色。"他的政治权术已经耍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不仅一般人为之心惊,即便老奸巨猾者也望而生畏。尤其是他在外表上装得对人极为友善,暗中却加以中伤竟然一点也不露声色,世人谓之:"口有蜜,腹有剑"。

  李林甫是唐朝初年长平肃王叔良的曾孙,也算是宗室子弟了,可惜关系过于疏远,世代承袭的爵位早已经没有了。不过也是因为这个关系,他得以进入宫廷禁卫军中,开始时只是个千牛直长,唐玄宗开元初年,升为"迁太子中允"。他舅舅姜皎特别喜欢他,当时宰相源乾耀执政,和姜皎联姻,李林甫嫌官职太小,但又"无学术",不能登科入仕,便利用舅父的姻亲关系,巴结当朝侍中源乾曜的儿子源洁,通过源洁向其父代求司门郎中相府中的办事员。源乾耀却看不起李林甫,认为郎中是既有才能又有声望的人才能当的,而李林甫不是这块材料。不过人情难却,还是安排他当了为东官"谕德"主管规谏太子,继而迁"国子司业"国学中的行政事务官。李林甫自然不甘心管理一群学生,继续钻营。开元十四年726年,被御史中丞字文融引荐,"拜御史中丞",正式进入朝廷权力中心。

  宇文融和宰相张说不合,李林甫为了打通向上的路途,自然愿意清除占据要津的人物。于是追随宇文融等合伙弹劾右宰相张说。张说开始时瞧不起这些人,不以为意,认为"鼠辈何能为"?结果却被劾罢相。狡猾的李林甫向宇文融交换了这个筹码以后,没再附和宇文融等,摆脱了宇文融的朋党牵连,又钻营进尚书省,历任刑部,吏部侍郎。吏部是选拔官吏的机构。李林甫钻进吏部后,却把它看成官场交易所。开元初年,吏部在部堂悬挂"长名榜",上面写着留任和放外的官员。玄宗皇帝的哥哥宁王李宪私下见李林甫拿出十个人名单,要他考虑优先选补这些人入官。李林甫不问优劣,一口应允,只对宁王提出一条要求,"愿绌一人以示公平"。发榜之日,李林甫选出一人,张榜宣布:此人作风不正,托王讲情,宣布"放冬集"留待下次冬选 。李林甫的这套手法不但骗取了"公正"的美誉,而且满足权贵的要求,既为自己赢得了声望,也趁势巴结了权贵。

  当时,"三千宠爱在一身"的杨贵妃还没有进入宫中,武惠妃宠倾后宫,武惠妃的两个儿子寿王和盛王也因母宠而见爱于皇上。皇太子李瑛却渐被皇上疏远。李林甫探知内情,乘机通过宦官向武惠妃表露:"愿护寿王为万岁计。"这一着其实很冒险,稍有不慎便会被太子党害死,武惠妃却非常感激他,时常在唐玄宗面前赞扬李林甫,由此便"简在帝心"。

  李林甫还利用自己不正当的男女关系来做向上爬的阶梯。他曾经私通侍中裴光庭的夫人,原来是武则天的侄儿武三思的女儿,武三思虽然已死,可是高力士却出自武三思家。开元二十一年733年 ,裴光庭死,李林甫便想登上相位,他便求裴夫人去求高力士。裴夫人在高力士面前为李林甫苦苦哀求,高力士当时权倾朝野,对旧主人也不好一口拒绝。但是高力士为人谨慎,况且又是选相的大事,他也不敢向唐玄宗提起,只有暗中等待机会。唐玄宗要任用韩休为相,高力士在皇上身边,第一个知道了这个消息,便告诉了裴夫人。李林甫知道后马上向皇上上奏,推荐韩休为相。这自然是一推一个准,韩休当上宰相后,并不知道是皇上自己要用他,还以为真是李林甫慧眼识英雄、大力推荐的结果,对李林甫异常感激。便向玄宗皇帝"推荐李林甫可以出任宰相之职",一还一报,李林甫做的却是空头买卖。于是李林甫先被任命为黄门侍郎,随后便升为礼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再进兵部尚书,真的入阁拜相了。

  当时宰相有三人,张九龄是唐朝有名的大诗人、大学者,侍中裴耀卿也是朝廷重臣,只有李林甫资历尚浅,又不学无术,只会迎合拍马,因此对这两人很是嫉妒。尤其当他知道张九龄在玄宗准备任命他为宰相时,曾直谏劝阻说:"陛下今日若以李林甫为相,他日恐怕国无宁日了!"更是怀恨在心。但张九龄"以才鉴见推",尤以文学为玄宗所重,李林甫虽然恼恨,但不得不"曲意事之"。裴耀卿与张九龄友善,李林甫也就把两人一起视为眼中钉。那时玄宗在位已久,怠于政事。每逢商议政事,张、裴两人事无巨细都与皇上据理力争。狡猾的李林甫则利用各种机会,一面巧伺上意,一面寻端觅衅,准备排挤张、裴二相。

  开元二十四年公元736年 十月,唐玄宗巡游东都洛阳后,欲返回西京长安。裴、张二相认为时值三秋农忙时节,皇上返驾,沿途接待的负担很重,必将影响农忙,因此提议到了冬天再返京师也不迟。告退时,李林甫装作脚疼的模样,独自落在后面。玄宗问其故,李林甫献媚道"臣下并没有病痛,只是有事想单独上奏。长安、洛阳就像是皇家的东宫和西宫,皇上御驾往来,难道还要等待什么时机吗?假使怕妨碍农事,那就特别恩准免除所经过地方的租赋也就是了。"玄宗闻听,龙颜大悦,"即驾而西"。李林甫这个马屁,可是拍得巧妙之至。

  唐朝时大臣们所封的国公、郡公等爵位大多只是一种名誉称号,并不是真的裂土封赏,就是说有爵无土。朔方节度使牛仙客在边庭带兵理民都很有政绩,唐玄宗很赏识他,准备给他实际的封赏。张九龄对李林甫说:"封赏要给有大功于国家的名臣,一个边将工作做得好些,就能马上封赏吗?你要和我在皇上面前据理力争。"李林甫当面答应下来,上朝时张九龄言辞激烈,坚决反对,李林甫却一言不发。回去后又暗地里把张九龄在皇上面前说的那些话告诉了牛仙客。牛仙客感到受了委屈,第二天入见唐玄宗,便哭着要求辞职。唐玄宗也觉得自己脸上无光,越发坚持要封赏牛仙客。玄宗又欲擢牛仙客为相,张九龄固谏如初,认为"牛仙客只是一个边地的武臣,而且目不识丁,如若重用,恐怕有负众望"。玄宗对张九龄的固执很是恼火。李林甫趁机上奏"只求有真本事,管它什么文学辞章;皇上任用人材,难道还有什么限制吗﹖"又说,牛仙客是块当宰相的料,张九龄书生之见,根本"不达大体"。玄宗听后,就加封牛仙客为陇西县公。玄宗因此事认为李林甫并不专权,有荐贤之风,张九龄却有拒贤固位的嫌疑,于是开始疏远轻视张九龄了。

  李林甫曾引荐萧旻为户部侍郎。萧旻不学无术,有一次在与中书侍郎严挺之"同行庆吊"时,读《礼记》中一句"蒸尝伏腊音"西" "为"伏猎"。严挺之故意再问一次,萧旻竟仍旧错读,严挺之深感遗憾,就对张九龄说"朝中竟然有’伏猎侍郎’这等人物。"张九龄以不学无术弹劾萧旻,贬为歧州刺史。李林甫怨恨严挺之,暗中寻衅,欲加陷害。严挺之的前妻被休后嫁于蔚州刺史王元琰。王元琰贪赃犯法,进了大牢,严挺之却设法营救他。李林甫使人奏告玄宗,说严挺之私袒王元琰,应该连坐。张九龄为严挺之辩解,认为其中不应会有私情存在。玄宗却微笑道:"卿不知,虽离之,亦却有私。"张九龄不便再言,只好转托裴耀卿代救严挺之。李林甫乘机上言:"耀卿、九龄都是朋党。"玄宗早已疏薄张九龄,于是因朋党之嫌而将张、裴两人俱罢知政事,贬严挺之为洛州刺史。

  二相既罢,李林甫怒目送二人离去,公卿大臣都知道这两人是中了李林甫的暗算,个个都心惊胆颤。唐玄宗还以为李林甫帮自己清除了朋党,把他升为中书令,牛仙客升任工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牛仙客知道自己全靠李林甫引荐自然对李唯命是从。监察御史周子谅,见林甫专权,仙客阿私,就弹劾牛仙客,结果反被处死。李林甫又落井下石,对玄宗说周子谅是张九龄所推荐的。于是,又贬张九龄为荆州长史。

  天宝元年公元742年 ,改易官名,牛仙客为左相,李林甫为右相。同年七月,牛仙客病逝。八月,拜刑部尚书李适之为左相。李适之是唐太宗的曾孙,以精明强干著称,"昼决公务,庭无留事",是李林甫的又一强劲对手。但李适之性格粗疏,与李林甫一起评论改事时,"多失大体"。一次李林甫告诉李适之,华山有金矿开采出来可以大大增加国家的财富,皇上却还不知道此事。李适之以为很好,不加考虑就进奏玄宗。玄宗大喜,又将此事征询李林甫的意见。李林甫却说"为臣早已知道,然而华山是陛下本命王气所在之所,不可穿凿,故为臣不敢上言。"玄宗听了,觉得李林甫是一片忠心,而责怪李适之考虑问题太草率,因此指示李适之奏事应事先与李林甫商议,不得自行主张,李适之从此不敢放手干事。后来李适之为求自保,索性辞去相位。李适之罢相后,李林甫便引荐门下待郎、崇玄馆大学土陈希烈为左相、同平章事。李林甫深知陈希烈没有什么本事,"专用神仙符瑞取媚于上",遇事只会唯唯诺诺,所以引为同列。从此,军国机务都由李林甫在家中决策,由下吏把决策已定的文案递交陈希烈签署而已。"妒贤嫉能,排抑胜己,以保其位"是李林甫久居相位的秘决。天宝元年,玄宗大陈伎乐于勤政楼。这时兵部待郎卢绚"重鞭按辔",风度翩翩地经过楼下,被玄宗看到,赞美不已。由于李林甫平素常以金帛贿赂皇上左右,很快就知道此事。他担心卢绚被皇上重用,第二天就把卢绚的儿子召来对他说"你父亲素有名望,皇上想委托他去管理交、广两州的事务,如果你父亲害怕路途迢迢,那就该先去告老回乡。"卢绚怕远行,只好上书奏言自己年老,不堪重用,结果被贬任华州刺史。到任不久李林甫又"诬其有疾,州事不理",结果被委任了个太子员外詹事的闲职。从此,卢绚这一竞争对手也就不足为虑了。

  同年,玄宗想起了被贬的原中书侍郎严挺之,便向李林甫查询:"严挺之现在何处﹖此人应该重用。"李林甫即召严挺之的胞弟严损之到府"叙故",李林甫貌作亲密状对严损之以高官许愿,又进一步表示"皇上很惦念尊兄的近况,现在应作一计策,以求晋京觐见,必有重任。"当即授计严损之替兄写一状纸"奏称风疾,求还京师就医"。严损之很感激地应允照办。李林甫拿着状纸面奏玄宗"严挺之年事已高,近来又患风疾,须授其闲职以便就医。"玄宗闻奏,嗟叹良久,只好授严挺之以员外詹事,到东都洛阳养病去了。

  李林甫对付竞争对手,不仅惯设圈套加以陷害,而且还利用他人之间的矛盾以达到排斥异己的目的。户部尚书裴宽,素为皇上所重,李林甫恐怕他入相,内心忌之。刑部尚书裴敦复立有军功受到皇上的表彰,李林甫亦有忌惮。而二裴之间却有矛盾,李林甫便趁势挑拨,使二裴愈加不能并存。李林甫怂恿裴敦复买通杨玉环的姐姐在皇上面前说裴宽坏话,致使裴宽被贬为睢阳大守。李林甫另以明迁暗降的手法,任命裴敦复为岭南五府经略等使。裴敦复稍有迟疑,便被李林甫反奏一本,以逗留不到任为由,贬为淄州太守。李林甫用计谋使二裴相继被贬,阻止了他们入相的机会。

  天宝六年公元747年 ,唐玄宗下诏让天下"通一艺"以上的士子都到长安来,他要亲自面试然后授以官职。李林甫害怕这些人在面试时会揭发自己贪权不法之事,便对玄宗说:"这些人都是贫贱寒士,不知道忌讳,只能以狂妄的语言污浊圣上,还是让尚书省长官考他们吧。"便让御史中丞担任总考试官,结果没有一人合格。李林甫又到玄宗面前祝贺,说是政治清明,"野无遗贤",阻塞了天下言路。 

  李林甫为了独掌相权,不仅注视京城朝廷百官迁徙的动向,不断加以控制,而且对于边帅的防范也是不遗余力的。自唐兴以来,都用名臣作节度使出镇边关,控制大将。这些名臣往往从节度使的位子上直接入为宰相,所谓"出将入相"。李林甫想杜绝出将入相的根源,来巩固自己的相权。天宝六年公元747年 ,他向玄宗进奏"文臣为将,怯当矢石,不若用寒族胡人;胡人则勇决习战,寒族则孤立无党。陛下诚以恩洽其心,彼必能为朝廷尽死。"这又是李林甫的一条奸计,少数民族将领不识汉字,因此功勋再大也难以入朝拜相,这样李林甫就可以从根本上杜绝边帅入相的道路。可惜玄宗看不透他的奸诈用心,竟照此办理,致使诸道节度使尽用番将安禄山之流,精兵强将集中在北方的边境,从而遗患于天宝末年。历史学家认为:"禄山倾覆天下,皆出于林甫专宠固位之谋也。"

  李林甫为了打击政敌,在家中特设了一个专用厅堂,形如弯月,号称"月堂"。每当想要排斥陷害某位大臣,就住进"月堂",绞尽脑汁,想着害人的法子,如果他欣喜若狂地从堂中出来,则肯定是有个政敌将要"家碎矣"。李林甫出于陷害打击异己的需要,还蓄意豢养了一批酷吏,充当帮凶。他引用了曾被玄宗批评为"是一不良人,朕不用也"的吉温和"为吏深刻"的罗希奭作为心腹打手。由吉、罗两人审理的狱案,完全按照李林甫的意旨进行,从而制造许多冤案。凡是落入吉、罗两人之手的李林甫政敌,没有一个能逃脱厄运,所以时人称之为"罗钳吉网"。

  李林甫长期的为所欲为,倒行逆施并没有招致政敌们有力的反击,相反他却能把持权柄直至终老相位,这与他"柔佞多狡数"、善"迎合上意"的政治权术有关。李林甫为了刺探、揣测皇帝的心思,特意以厚赂收买了一批宦官和后宫嫔妃,甚至皇宫的伙夫、使婢等包在收买利用之列。李林甫为了自己能够无所顾忌地行奸作佞,需要使皇上耳目不聪,下情的通达自然是不允许的。为此李林甫采取指施,竭力做到"杜绝言路,掩蔽聪明,以成其奸"。开元二十五年公元737年 ,李林甫召集朝廷所有的谏官,暗示威胁道:"贤明的君主在上,群臣都将顺从圣意,还需要什么谏论?你们难道没有看见那些用于仪仗队列的马匹?它们终日不作声就有上等的粮草饲养,只要有一声嘶鸣,就会立即被剔除出去。以后虽然还是不作声,还能重新入选吗?"李林甫明目张胆地讽喻谏臣缄口,企图在朝中形成万马齐喑的局面。杜琎偏不理睬,坚持上书言政。李林甫为了杀一儆百,当即将其贬为下令。因此"谏官皆持禄养资,无敢正言者",再也没有人去向皇帝谏争了。李林甫还"善养君欲"。玄宗皇帝年事已高,怠于国事;将政务全部交托给李林甫。玄宗自武惠妃死后,霸占了儿媳寿王妃杨玉环。李林甫身为首辅,却缄口无言,任其所为。当玄宗信奉道教以求长生之术时,李林甫又"舍宅为观以祝圣寿",讨取皇上的欢心。李林甫为了保证玄宗的奢靡消耗,甚至不惜改变经济法令,以增加赋税的措施来聚财。玄宗高兴地对人说"朕不出长安近十年,天下无事,朕欲高居无为,悉以政事委林甫,何如?"

  李林甫作恶多端,虽然权高势崇,却也如同火堆上的木材,他的儿子将军监李岫看出了这一点,忧虑恐惧,一天陪李林甫游后花园,看到一个拉着重东西的下人。李岫指着下人对李林甫说:"人久处钧轴,怨仇满天下,一朝祸至,欲比此人得乎!"李林甫很不高兴,说道:"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了,还能怎么办呢?"李林甫也未必没有感觉到危险,他却想把恶做到极处,然后把危险转化为安全,却忘了恶贯满盈这句话。

  李林甫心里非常清楚,他结怨甚众,每每担心遭刺客暗算。所以,他一改先前宰相"驺从不过数人"的旧制,而是"出则百余人为左右翼,金吾静街,前驱在数百步外,公卿走避"。晚上在自己家里睡觉,他的心里也不踏实,弄得神出鬼没,"居则重关复壁,以石瓮地,墙中置板,如防大敌。一夕屡徙床,虽家人莫知其处。"李林甫甚至连家人都防范,其内心虚弱到了极点。

  确实,李林甫已危机四伏。首先是他的亲信党羽已在暗中活动,准备倒戈。户部郎中吉温是李林甫最得力的打手,吉温见安禄山深受宠幸,便依服之,并与其约为兄弟。古温直言不讳地对安禄山说:"李右丞相虽以时事亲三兄,必不肯以兄为相;温虽蒙驱使,终不得超擢。兄若荐温于上,温即奏兄堪大任,共排林甫出之,为相必矣。"当初,李林甫以为容易制服而引以为相的陈希烈,也开始与李林甫为敌。杨国忠与李林甫更是针尖对麦芒。不久,杨国忠状告李林甫与番将阿布思有异谋。陈希烈等从旁作证,玄宗"由是疏林甫"。李林甫"时已有疾,忧懑不知所为"。天宝十-载752年 十-月,李林甫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

  翌年正月,李林甫尚未下葬,杨国忠和安禄山合谋,告李林甫与阿布思谋反,安禄山还让阿布思部的降将来朝作证说李林甫与阿布思约为父子。玄宗信而不疑,"下吏按问",李林甫的女婿谏议大夫杨齐宣怕受牵连,便按照杨国忠的意图出了证言。二月。玄宗决定:"制削林甫官爵;子孙有官者除名,流岭南及黔中",并且还劈开李林甫的棺材,挖取含在口内的珠玉,剥下金紫朝服,另外用小棺按庶人的仪式埋葬。恶贯满盈的李林甫,终于落了个众叛亲离,死后亦难逃惩罚的下场。

  遭逢安史之乱的唐玄宗逃到四川避难时,给事中裴士淹随行,很得玄宗宠爱。当时肃宗已经称帝,奉玄宗为太上皇。肃宗每任命宰相等重要大臣,总要派人向玄宗汇报。玄宗无事便和裴士淹品谈这些人物,逐渐谈及以前的人。当谈到李林甫时,玄宗说:"是子妒贤嫉能,举无比者。"裴士淹问:"陛下诚知之,何任之久邪?"玄宗沉默没有回答。李林甫不学无术,只会固宠市权,何以为相19年,并且深受恩宠,倍受重用呢﹖固然,李林甫善于权术,尤善口蜜腹剑,求官保位有方。但是,玄宗皇帝在天宝年间,"君王从此不早朝",恐怕是姑息养奸的直接原因吧!

                               (来源:中国国际战略研究网)   

     

                  唐代奸臣李林甫人生悲剧警示啥?

                                 (转载)

    李林甫(683-752),唐宗室,小字哥奴。善音律,会机变,善钻营。开元中,迁御史中丞、吏部侍郎,深结唐玄宗宠妃武惠妃及宦官等,僭伺帝意,故奏对皆称旨。开元二十二年(734)五月,拜相,为礼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开元二十四年(736)底代张九龄为中书令,大权独握。李林甫居相位十九年,专政自恣,杜绝言路,助成安史之乱。天宝十一载(752年)十月抱病而终。李林甫死后遭杨国忠诬陷,时尚未下葬,被削去官爵,子孙流岭南,家产没官,改以小棺如庶人礼葬之。

  说到此,诸位可能对李林甫此人还是印象不深,笔者若是提及“口蜜腹剑”成语,大家就会了解更多一些,其实李林甫就是“口蜜腹剑”典故的主人翁。成语的意思是指嘴上说得甜如蜜,肚子里却装着杀人的剑。比喻嘴甜心狠,狡诈阴险。一般说坏人或笑面虎时,常用此语。与“笑里藏刀”近义。

  何以会把李林甫指认为这般人物呢?且看他在为官从政时的所作所为就一目了然了。李林甫是唐朝历史上一个大名鼎鼎的人物,又是一位小肚鸡肠的奸臣,之所以说他既是个口蜜腹剑的高手,还是个政坛上翻云覆雨的老手,在于他的出名并不是因为他治国有方,有德有才,而是他专权用事,玩弄“口蜜腹剑”的伎俩.以达到自己独揽政权的目的。李林甫专权的十几年中,李唐王朝政治上日益黑暗,各种矛盾尖锐,开元盛世急剧转变成了天宝末年的经济、政治危机。

  李林甫原为吏部侍郎,奸佞多狡诈,他与众宦官、妃嫔交情深厚,故而对皇帝一举一动最先知道。因此他每次都能顺皇帝心态奏旨,获得唐玄宗赏识。当时武惠妃最得宠,其子寿王瑁也最受玄宗宠爱。李林甫诌附武惠妃,因此得以擢升为黄门侍郎。开元二十二年(734)五月二十八日,玄宗任命裴耀卿为侍中,张九龄为中书令,李林甫为礼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

  他为人忌刻阴险,对于才高名大和受到玄宗重视的官员,必设法排斥,同时为相的张九龄、裴耀卿、李适之等皆被他排挤罢相。为了专权权固位,他竭力阻塞言路,补阙杜琎上书言事,被他贬为下邦令。他对朝臣说:“君等独不见立仗马(作为仪仗的马)乎,终日无声而饫三品刍豆,一鸣则黜之矣。”朝臣受其威胁,从此谏诤路绝。他极力支持玄宗废太子瑛,劝立武惠妃子寿王瑁,玄宗却立了忠王玙(后改名亨,即肃宗)。他怕太子即位后于己不利,屡兴大狱,以动摇太子。他促使杨国忠推究,诛杀太子亲戚和不附已的臣僚,株连数百家。他久踞相位,自张九龄罢相后,独揽朝政,同列宰相牛仙客、陈希烈都怕他而不敢问事。天宝八载(749),咸宁太守赵奉璋拟揭发林甫罪状二十余条,被他指使御史台以妖言逮捕杖杀。天宝十一载(752年),李林甫死,享年70岁。此前,他已和杨国忠有隙,死后,国忠唆使安禄山诬告林甫与蕃将阿布思谋反,玄宗追削林甫官爵,籍没其家产,子婿流配。

  李林甫落得个惨不忍睹的下场,是他咎由自取,丝毫怨不得他人。值得我们警惕和反思的是,他利用“口蜜腹剑”之术,能够长期得到唐玄宗宠爱和信任,导致其专横跋扈、排除异己,专权乱政、祸国殃民的后果,实在教训惨痛。

  尽管,没有识人和用人之能是封建社会任何皇帝的致命伤,不能只是指责李林甫之流的一人之过,但李林甫的危害同样不可小视。因此,对于如何防范李林甫之流对国家江山社稷的危害,笔者斗胆提出几点不成熟的建议,供各位一道商榷。

  警示一:识人怎样辨忠奸?

  我们知道,唐玄宗李隆基在位期间开创了唐朝的鼎盛时期,史称“开元盛世”,不能说不是一代明君,加上他知人善任,赏罚分明,办事干练果断,如著名的宰相姚崇、宋璟、张九龄、张说都是唐玄宗时期的宰相、著名大臣,皆是他之所以成功的良好基础。然唐玄宗信任提拔重用李林甫,却是他识人用人的一大败笔。

  在这里,我们不禁要问,身为明君的唐玄宗何以会误用奸臣李林甫,以致带来江山社稷不可估量的巨大危害呢?前文我们提到,李林甫最大的长处不是治国有方、德才兼备,而是投机钻营、揣摩上意,并狐假虎威,专权乱政。于是,一个严峻的问题摆在我们面前,如何辨识忠奸、怎样区别好坏?是为了事业正直无私、光明磊落、敢于谏言,还是极尽谄媚、吹牛拍马、唯命是从?在李林甫身上,我们能轻易看出,亲密未必是忠心、亲近未必是放心,孰好孰坏,只能看行动而不是言语。

  警示二:用人怎样分高下?

  “德才兼备”是全世界无数组织千百年来都遵循的价值观、人才观、其本质是要求员工的一切行为都要做到有德、有才、两者兼备,不可缺一,而且是德在前,才在后。事实上,一个人的才能越高,德与才的关系就越密切,越重要。德不仅由才所体现,而且为才所深化、升华;才不仅由德所率领,而且为德所强化、所激活。因此,要想成为组织重用的人才,就必须做到德才兼备。

  一般说,人无完人,不可能尽善尽美。在用人时,把握“德在前,才在后”的原则就显得极为重要了。唐玄宗作为九五之尊的帝王,面对张九龄和李林甫两类不同的官员,如何采取不同组织原则、把握不同使用标准,就是其展现领导艺术和统治能力的最佳领域。

  张九龄是广东人,当时的广东被称为岭南,是荒凉、艰苦的地方,是罪犯常被流放的地方。但张九龄却凭借着自己出众的才华被玄宗相中。张九龄在做宰相之后,看重人品和才干,看轻出身与背景。在吏部参与选拔官吏时,他一直主张要公正选才,量才使用。同时,对于玄宗的过错,他也及时指出,加以劝谏,并不因玄宗对自己有知遇之恩就隐瞒实情,委曲求全。结果后来却被唐玄宗以种种理由拿下,反而让善于投机讨好的李林甫一帆风顺做了高官,篡了大权。

  综上所述,李林甫被后人列为中国古代十大奸臣之一,不啻是实至名归。他的人生悲剧,值得后人反思和警惕,更值得领导者深思与考量。好人有好报,坏人留骂名,古往今来皆如此。

                                (来源:华声在线

 

                《李林甫的升官术》

               本文摘自《现代交际》2008年第11期,作者:李伟明,

要时刻记着,拍马是为了骑马。

唐玄宗李隆基是历史上的知名皇帝,曾经任用过多个知名宰相,如姚崇、宋璟、张说、韩休、张九龄等,李隆基前期所取得的政绩,与他们的辛勤工作分不开。而促使李隆基从明君转变为昏君的,也是一个知名宰相,这就是“口有蜜,腹有剑”的李林甫。

他是怎么升官的?李林甫为人奸猾,结交宦官和后宫嫔妃,请他们暗中窥察玄宗的行动。有了这层关系,李林甫每次上朝奏事,所说内容常常正中玄宗下怀,由此博得领导欢喜。同时,李林甫特别重视与玄宗当时最宠爱的武惠妃搞好关系,专门托宦官转告武惠妃,说自己一定会尽力保护她的儿子寿王李清。武惠妃被他的一片“忠心”感动了,于是吹了一下枕边风,李林甫就被提拔为黄门侍郎。很快,唐玄宗又任命他为礼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也就是登上宰相之位了。

宰相李林甫仍然常常用金钱贿赂唐玄宗身边的人。而对于朝中能力较强的人,则想方设法打压。有一次,唐玄宗在看戏时,远远地看到兵部尚书卢绚,对他的风度颇为赞叹。李林甫很快获取了这么一个细微的信息,生怕卢绚得到提拔,连骗带吓让卢绚主动要求退居二线,改任“非领导职务”。

李林甫坏事做绝,却得以善终,死在宰相任上。老李家的江山已被他搞得一塌糊涂,李隆基却还不醒悟,把李林甫当做“哥们”看待,在李林甫病危时还执意要亲自前往探望,真是可笑复可叹。

李林甫最大的“成功之道”,就是懂得如何去讨领导喜欢。今人“佩服”不已。马屁不是那么好拍的,还要看领导的心情,搞清楚领导的心思。否则,便很有可能弄巧成拙,拍到马腿上。领导最近在想什么,领导现在的心情怎么样,这事谁最清楚?当然是不离领导左右的“身边人”。李林甫正是充分认识到了这一点,始终和领导身边的人搞好关系,所以马屁屡拍,官位越拍越大越拍越稳。

唐朝发生“安史之乱”,并由此走向衰败,李林甫是直接责任人之一。这样的人,人品卑劣,面目可憎,应当为世人所唾弃,但放在今天来说,批判其本人的价值已经不大。我倒觉得,通过了解李林甫的所作所为,更值得后人反思的还是李隆基。发生在他身上的教训,才是更应让人引以为戒的。

因为李林甫的“高招”,在今天、将来大约都不会轻易“失传”;李林甫的公关对象是否会重蹈李隆基的覆辙,那就要看他们是否能以史为鉴,吸取李隆基的教训了。

此人斗败张九龄,排挤李适之,成为玄宗之下第一人,安禄山最具此君,资治通鉴记载:禄山于公卿皆慢侮之,独惮林甫,每见,虽盛冬,常汗沾衣。林甫乃引与坐于中书厅,抚以温言,自解披袍以覆之。禄山忻荷,言无不尽,谓林甫为十郎。既归范阳,刘骆谷每自长安来,必问:十郎何言?得美言则喜;或但云语安大夫,须好检校!辄反手据床曰:噫嘻,我死矣! 可见李林甫还是有能力的!

张九龄任宰相时,非常正直、刚毅,尽职尽责。唐玄宗在位年久,对于朝政有些松懈。张九龄每次见到皇帝,他都能把朝廷的得失说出来,当时,李林甫刚到相位,他想暗地里中伤张九龄,迎合帝意。当时皇帝要对朔方节度使牛仙客进行实封。九龄说不行,很不合皇帝的旨意。另一天,李林甫请见皇帝时,对张九龄进行了诽谤。初秋的时候,皇帝命高力士赐给张九龄白羽扇,这里面寄寓了皇帝不用张九龄的意思。张九龄接到后明白了皇帝的意思,也很恐慌,因此他作了一篇赋献给了皇帝。又给李林甫写了一首《归燕诗》。这首诗是:海燕何微眇,乘春亦暂来。岂知泥滓溅,只见玉堂开。绣户时双入,华轩日几回。无心与物竞,鹰隼莫相猜。李林甫一看,知道了张九龄必退,愤怒才有所缓解。张九龄和裴耀卿被罢免那天,从中书省到月华门,站在班列之中,二人鞠躬时非常谦卑,李林甫也在其中,非常傲慢。旁观者窃语说:这是一雕挟两兔。一会儿,皇帝下诏,命张九龄,裴耀卿为左右仆射,罢掉了宰相之职。李林甫大怒说。这还不是左右丞相吗?李林甫目送张、裴二人急步回到班列。公卿以下的诸官看到李林甫这副凶相,不觉两腿发颤。

李林甫是唐朝历史上一个大名鼎鼎的人物,又是一位小肚鸡肠的奸臣,他既是个口蜜腹剑的高手,还是个政坛上翻云覆雨的老手,他专权用事,玩弄“口蜜腹剑”的伎俩.以达到自己独揽政权的目的。李林甫专权的十几年中,李唐王朝政治上日益黑暗,各种矛盾尖锐,开元盛世急剧转变成了天宝末年的经济、政治危机。一个国家统治越黑暗,就越容易发生叛乱。

 

 

     


单位:陕西省城固县文化馆         馆长:鲁克明 电话:0916-8604090
单位地址:陕西省城固县世纪广场西侧   邮箱:cgwhg@163.com 传真: 0916-8604090
邮编:723200 QQ:784045764 来稿投递信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