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知识博览
 
您好!城固县文化馆欢迎您的到来!这里是大家相互交流学习的港湾,本站热诚欢迎具有城固特色的稿件,共同交流学习!邮箱:cgwhg@163.com


 

冷峻  严肃  自由

一部闪烁着现实主义光芒的经典力作

­——读蒋文豹长篇小说《天磨》

鲁克明

贾平凹说:长篇小说就是写生活,如果写出来让读者读的时候不觉得是小说,而相信真有那么一个村子,有一群人在那个村子里过着封闭的庸俗的柴米油盐和悲欢离合的日子,发生着就是那些村子发生的故事,等他们有了这种认同,这就是最满意的成功。

2014年的这个秋季中的两个月里,我是夜夜捧着蒋文豹先生长达六十万字的长篇小说《天磨》(样书)连续看了两遍,第一遍是被情节吸引而不由自主,第二遍则是冲着他到底想说什么而去的。白天的生活节奏太快让我难以静下来。白天应该是看诗歌,看诗歌多了情绪能跟上脚步去颠跑,夜晚则是读长篇小说的最佳,眼中有文字,脑中有图画,心中有情节,夜愈深心愈静,随着人物且喜且悲且歌且舞,不胜美哉!读着这部足以和《白鹿原》相媲美的、不可多得的把人性写得如此透彻如此波澜壮阔如泣如诉的经典巨制,让我夜夜难以入寝。在我反复阅读中我也不由的固执相信小说中发生的一切就在陕南的某个小城大街门面里或者是在某个村庄某个大山的折缝里,沿着小说的情节诱惑我或寻觅在现今熙熙攘攘的大街或者攀缘在被脚板揉搓成的羊肠山道上去幼稚的搜寻故事中人物的足迹,去考证他们的后人是不是还在延续了他们的血脉还在过着像天磨像佛界的法轮一样的人生之旅。天道玄而又玄,人生客而又客及至忘而又忘,乃是得无所得。这撕扯不开的人性啊!

《天磨》塑造了一群典型的众生相,作品围绕了孙鹜月一家的悲欢离合起起伏伏真善美假丑恶让人震撼心灵不得安宁。主要人物如孙鹜月,段宇非,路大奋,春絮儿,皮老栓,皮二栓子,白凤,吴天魁等近百十个人物的颠倒起伏曲折人生令人撕心裂肺。孙鹜月的经历无疑是这部小说的主线,这个清纯的就像一朵淡淡的橘子花美丽的如山菊花样的农家小妞自从被皮老栓略施小计而嫁给被土匪流弹伤去下身半拉子肉的儿子做媳妇后,就注定了她悲苦的一生如影随形,她像做奴隶的母亲像高尔基的《母亲》中的人物一样,不,作者以一个成熟的思想家冷峻的哲人的深沉和仁者智者的公正是把孙鹜月这个作女儿作丈夫作母亲的人物命运坼裂开来塑造的。如果说高尔基笔下的母亲是带有明显理想色彩的真实,那么作为蒋文豹先生这位具有浓厚自由思想者,他是以善良公正客观的一双慧眼把真善美假丑恶系于孙鹜月一身,最终让这个美丽生命成为让读者扼腕叹息凄婉无奈的用一块碎瓷碗渣割腕而自杀,她的结局是人性的自然,她的人生之路走得如此真实令人过目不忘而又这样的成功,是作者勇敢的摒弃了某种迎合或设计的写作手法执着的把握了创作的艺术规律,他把孙鹜月放在人性的磨盘上放在彼时残酷的时代屠宰场放在那个小城酱园街狭隘的粮行无情的捶打浆淘让其花容失色,而其他两个重要角色如孙鹜月的土匪情人段宇非,入赘女婿路大奋包括土匪种的春絮儿皮老栓二栓子等等哪一个的出现不是和孙鹜月有着撕扯不开的遭遇?作者把这些人物的负荷沉重的压在了一个美丽能干又柔弱的女性肩上让她来挑来撑,因而这个大苦大难的女性身上就充盈了非常复杂的生命元素而变得异常的真实生动入情合理。

《天磨》的背景是陕南人最熟悉不过的也最广阔最深刻的。小说穿越了民国匪患乱世解放后的大饥馑大灾难以及文革和改革开放,小说的眼界无疑是深刻的,体现了作者从一个小说家过度到一个思想家的化蛹成蝶,也体现了作者对中国基本国情的深刻认识。贾平凹说,贫穷容易使人凶残,不平等容易使人仇恨。小说把当时国民的丑陋弊病和人性的本原残酷淋漓的写了出来,他无意于去丑化人性,因为人性是与生俱来就像人的四肢毛发一样如贪婪仇恨嫉妒像善良怜悯恻隐是真实的存在,他把这些丑陋的东西血淋淋的亮出,用易和道的阴阳参照来释解那个特殊时代和社会比如像大饥馑年代如狗一样的夺食像文革时期人与人无情扭曲的人性杀戮,以唤醒祈盼一个真善美更多假丑恶更少的一个和谐而富有的社会出现。

文豹先生的写作是始终处于一种从容不迫的自由状态的,他常常独步于陋室或静坐与案前轻巧檀板款按银筝,用一支秃笔调动千万文字万千意象形诸作品。明者处世莫尚于中,悠哉游哉于道相从。从繁冗的机关工作岗位退下来身心如被解放一样获得了写作上的自由和新生。究其一生他始终在企求人生圆满的自觉和警醒,因而他的心态是那样的娴雅,气息是那样的通文笔是那样的犀利,思想是那样的深邃。

《天磨》中的意境创造细节的雕琢叙述的酣畅诗意的营造是非常自然的,展现陕南田园诗般的自然美和人性美也是淋漓的。实在说来,如果要读懂《天磨》是要做好心理准备的,比如气沉丹田平心静气怀着一颗敬畏人性的心态去阅读。蒋氏式的语言句式情节的安排总是那样曲径通幽柳暗花明,是那种“野寺空林落照低,微钟烟雨使人迷,逢僧只道山门近,不觉穿门又过溪”的奇妙状。尤其是语言犹如书画中气韵的构成一样充盈的是笔断意连音声相合长短相形一气呵成的诗意的节奏,读来让人酣畅淋漓拍案叫绝。作者对秦巴山地的历史文化的理解是深邃的,对人性的剖析认识是准确的,其中涉及的重大历史事件包括民国闹匪国共战争土改大跃进大炼钢铁文革到改革开放等所有事件毫不回避均正面描述但又不显枯燥,让政治风云与自然事件寓于一副秦巴风俗图画中。对秦巴山民传承久远的生存生活方式风土人情作者也做了大面积的概括和精彩描述举凡婚丧嫁娶倒插门正月十五社火元宵节狩猎场面伐木船运祈福进香等无不描绘的那样绘形绘色让人如临其境心血沸腾为之神往,实际上,这部书已经成为了一部生活的教科书和历史备忘录。

《天磨》中每个典型人物的命运归属耐人寻味启人深思。段宇非,路大奋是作者着意塑造的两个主要角色着墨尤多,这两个角色应和着孙鹜月三足鼎立让这部小说有了丰美震撼的效果,段宇非人性的多变虚伪残忍最终被自己的女儿推进开水锅烫死煮烂似乎让我们明白了一个人性的道理,那就是物必自腐而后生虫,人必自侮而后侮之。路大奋走向完全拜金的泥沼自我堕落卑鄙非常合情合理最终也莫名其妙地死去是死在了人们的心里。尤其是让我为之心颤的春絮儿最后走向宗教虚无清净自在世界去了的命运归属是柳暗花明的妙写而又觉得“就这样就这样”他慰藉平和了读者忐忑不安的心。小说的最后,作者给我们设计了一个不寻常的情节是带有寓言式的启迪和规劝,是整个这部人性小说概括式的结束语是空山钟磬的绝响:

“一座镌刻着两个苍古遒劲甲骨文体“亘古”大字高峭的风景石碑下,两只体态雄健,个头硕大,茁壮有力的“屎壳郎”在刚施过农家肥的现代别墅花园中,为争夺一块臭烘烘的干牛粪团正挥舞孔舞有力的爪子在拼命的殊死撕咬打斗中翻滚扑爬直至腿断腹破,肢体残缺而绝不相让激烈争斗的难解难分不可开交。

旁边,一稚气十足,面对殊死搏斗激烈场面,呈现出一脸莫名其妙又兴奋不已的向往神态,发狂地挥舞两只小拳头,口中咚咚咚锵锵锵大呼小叫,一副手舞足蹈跃跃欲试欲作参战之状的幼童张狂的趔趄身影……”

                20141120日夜于来去斋 

 

         

 

     


单位:陕西省城固县文化馆         馆长:鲁克明 电话:0916-8604090
单位地址:陕西省城固县世纪广场西侧   邮箱:cgwhg@163.com 传真: 0916-8604090
邮编:723200 QQ:784045764 来稿投递信箱